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集团新闻
  • 梁家辉致敬群演

      “教育部将坚持综合施策,凝聚各方力量,持续发力、久久为功,力争尽快实现培训行业规范有序发展。”陈东升说,教育部门将会同有关部门,聚焦重点时段和重点热点地区,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将加强培训机构信息系统建设,形成集监管、举报、服务为一体的现代化管理平台;将严格规范学科类培训管理,使其将培训着眼点聚焦在实施素质教育上;将大力宣传正确教育理念,推广典型经验,形成社会各界广泛支持的氛围。...

    更多>
  • 凶冥酒店大结局

      上游新闻4月2日消息,从2018年9月5日开始,上游新闻首发的《上访者陈裕咸之死 揭开“截访公司”非法业务内幕》《非法截访公司老板牛力与江西上饶信访干部灰色往事调查》等报道,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2018年10月14日,陈裕咸家属向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国家赔偿行政诉讼起诉状》,索赔497万元。2018年12月7日,陈裕咸之子陈维树收到的《行政诉讼答辩状》显示,上犹县政府称陈裕咸之死与其无关,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但其工作人员存在一定失误,可以给予陈裕咸家属适当补偿。 4月2日,赣州市中院开庭审理此案。“庭审时,县政府意见与答辩状几乎一样,法庭表示择日宣判。”陈裕咸之子陈维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上访者陈裕咸生前照片 本文图均为 上游新闻 图陈裕咸家属索赔497万元上游新闻此前报道显示,2017年6月3日,陈裕咸只身来到北京。次日,他被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12名截访成员拦截后死亡。他死前8小时遭遇的噩运包括:胶带封嘴、绳捆手脚、鞋塞嘴巴,先后被多人在车上、小巷中、废墟上毒打。随着内幕一层层撕开,一个以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为幌子的截访公司曝光: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绰号为“老季”的牛力;公司中层、绰号为“于子”的牛铁光;公司合作伙伴、绰号为“老黑”的陈家全等人。同时,截访公司、信息员、上犹县政府等之间的关联也浮出水面:牛力受雇于时任上犹县信访局局长赖学文。牛力落网后,上犹县委对赖学文作出免职处理。 2018年10月14日,陈裕咸家属向赣州市中院递交《国家赔偿行政诉讼起诉状》称,6月22日,陈裕咸家属向上犹县人民政府提交《国家赔偿申请书》,上犹县政府在两个月的规定期限内未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向赣州市中院提起诉讼,要求上犹县人民政府向陈裕咸家属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赔偿金共计497万余元。 4月2日庭审时,陈维树发表意见:“这是江西信访部门与非法截访公司合作下的陈裕咸个案,两者有必然联系,不像政府说的只是简单的民事委托。”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7年6月4日下午3时54分,上犹县东山镇干部收到了陈裕咸当日被“信息员”在北京拍下的身份证照片。上犹县政府称自身无责 2018年12月7日,陈裕咸之子陈维树收到了上犹县政府在当年12月5日作出的答辩状。上犹县政府的答辩状称,时任该县信访局长的赖学文得知陈裕咸在京上访的信息之后,县政府仅是授意牛力等人将陈裕咸安全护送回上犹,赖学文没有授意牛力等人对陈裕咸实施殴打伤害行为,牛力等人实施的超出上犹县政府授意范围的行为所造成的结果,与上犹县政府无关。牛力等人对陈裕咸实施的殴打伤害行为造成的结果,应当由其自行承担法律责任。从该案的刑事侦查审理情况来看,并无关于上犹县政府及赖学文违法行使行政职权的认定,足以证明陈裕咸的死亡系牛力等人的个人违法行为所致,与上犹县政府无关。赖学文授意牛力等人将陈裕咸安全护送回上犹,并不是对牛力等人的行政授权。赖学文与牛力商讨了护送陈裕咸回上犹的对价,赖学文的行为仅仅是一种民事委托行为。该授意仅限于劝导、护送,不存在截访、押送的表示和意愿。牛力等人不属于上犹县政府工作人员,亦未经上犹县政府授权其行使行政职能,其对陈裕咸实施的暴力、非法拘禁行为,不是上犹县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实施的职务行为。因此而造成的后果,上犹县不需要承担行政赔偿责任。上犹县政府答辩时称,考虑到赖学文在工作过程中有一定的失误,虽然上犹县政府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上犹县政府可以结合本案实际给予陈裕咸家属适当的补偿。陈维树说,4月2日庭审时,上犹县政府的意见与上述答辩状类似。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是公开庭审,但一些市民想进去旁听未获允许。(原题为《上访者陈裕咸之死追踪:行政赔偿案今日开庭,上犹县政府仍称无责》)...

    更多>
  • 手指尖皮肤粗糙

      4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韩国总统文在寅昨天表示,他访美期间将为推动早日恢复对话作出努力,希望半岛和平进程取得进一步进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同日也表示,希望美朝领导人未来数月能再次会晤,朝着无核化方向迈出实质性步伐。中方对半岛最新动向有何评论?对此,耿爽表示,我们欢迎韩方和美方上述表态释放的积极信号,对韩方为推动对话、推进半岛问题解决所作努力表示赞赏。事实上,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后,双方都表达了愿意继续保持对话的态度。我们始终认为,在半岛问题上,对话协商才是根本出路,相向而行方能行稳致远。一切有利于缓和局势、推动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努力和行动,我们都给予坚定支持。耿爽指出,希望有关各方珍惜和维护来之不易的对话势头,继续显示诚意、互释善意、培育信任,设置合理预期,按照一揽子、分阶段、同步走的思路,推动半岛无核化和半岛问题政治解决成为可持续、不可逆的进程。作为半岛近邻,中方将继续作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

    更多>
  • 冷情boss

      4月2日,阳光新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000608.SZ)发布《关于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公告》,公告称,因第一大股东ETERNAL PROSPERITY筹划转让其所持有的阳光股份29.12%股份予京基集团一事,要求阳光股份函询第一大股东并就相关问题予以补充说明,截至目前,交易双方尚未签署任何协议。具体而言,关注函要求ETERNAL PROSPERITY补充说明筹划转让阳光股份股权的原因,具体筹划日程表,是否就京基集团的财务状况、收购资金来源、收购意图进行背景调查,要求提供相关证明文件,并据此分析本次股权转让的真实性、可行性。其次,关注函指出,阳光股份3月28日披露停牌进展公告与4月1日披露的复牌公告存在矛盾,要求结合本次股权转让事项的最新进展,对此予以必要解释说明,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据此说明本次股权转让进展情况的真实性、可行性。关注函亦指出,京基集团目前为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康达尔”)的控股股东,康达尔于2018年11月24日披露的《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公告》显示:“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5年之内且本承诺人(京基集团)直接或间接控制上市公司期间,本承诺人将以届时法律法规允许的各种方式解决与上市公司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要求阳光股份函询京基集团并结合京基集团与上市公司、康达尔的主营业务情况,说明三方是否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领域,并就此分析说明京基集团本次收购目的、必要性、未来就同业竞争问题拟采取的解决措施。阳光股份年报显示,ETERNAL PROSPERITY DEVELOPMENT PTE.LTD.(简称“ETERNAL PROSPERITY”)是其第一大股东,旭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上海永磐实业有限公司为其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12.25%。阳光股份此前公告披露,2016年2月,LeadingBigLimited与阳光城原第一大股东完成交割手续,Leading Big Limited通过RecoShinePrivate Limited间接持有21840万股阳光股份A股股票,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9.12%,权益变动完成后,公司无实际控制人。2016年4月,“RecoShinePrivateLimited”更名为“EternalProsperityDevelopmentPte.Ltd.”。也正是因为阳光股份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被业界认为是“壳资源”,行业人士分析,股权转让或为京基借壳上市。阳光城此前公告显示,其于3月26日申请股票临时停牌,并披露《重大事项停牌公告》显示,25日晚收到公司第一大股东ETERNAL PROSPERITY DEVELOPMENT PTE.LTD.(简称“ETERNAL PROSPERITY”)筹划转让其持有的阳光股份29.12%股份,交易对手方为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京基集团”)。 3月28日,阳光股份申请股票继续停牌,并披露《重大事项进展公告》显示“目前 ETERNAL PROSPERITY已与京基集团有限公司进行实质谈判,并已经决定基本交易条件及正在准备股份转让事项的相关正式协议文本,但尚未签署正式协议。鉴于ETERNAL PROSPERITY上层股东结构复杂,正式协议签署所需的内部决策及审批流程较长,ETERNALPROSPERITY预计于2019年4月1日完成正式协议的签署,并向公司披露相关事项。” 4月1日,阳光股份申请公司股票复牌并披露《复牌提示性公告》显示“ETERNALPROSPERITY尚未与交易对手方签署任何协议”。...

    更多>
1 2 3

版权所有 梁家辉致敬群演 备案号 鲁ICP备23365635445号